寻访交大之星 杜镇远:关山夺路
来源:    访问量:73    日期:2015-08-28    
    

 

秭归县文史委员会编撰的《忆念杜镇远》及原铁道部部长吕正操为该书所写序言

 

位于湖北省秭归县第一中学校园内的杜镇远铜像

 

国际工程学家、唐山交大校友林同炎为杜镇远铜像题词

 

中国现代公路奠基人、唐山交大校友赵祖康为杜镇远铜像题词


  编者按: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在那山河破碎、烽火连天的抗战岁月,在华夏大地上,有这样一群同胞:他们不是战士,手里也没有武器,但他们的身影、他们的足迹却活跃在各个战场上,筑公路、修铁路、运兵源、送物资。他们用自己的汗水和生命与前线浴血的将士一道,共同筑起全民抗战的钢铁长城。本文主人公、唐山交大学子杜镇远,就是这些抗日英雄中的杰出代表。让我们拂去历史的烟尘,共同回望那段特殊的风云岁月,感受这位抗战功勋炽热的报国情怀。


  百年的参天大树,在仲春的柔风中重新酿出了新绿,亭亭华盖般的树冠掩映着低矮的房屋。沿着交大路一条蜿蜒曲折的窄巷走去,一处处唐山交大的遗迹,便毫无遮拦地呈现在人们眼前。这,就是这所百年名校在凤凰城留下的旧日辉煌。


  2014年4月19日,当西南(唐山)交大各地校友们齐聚这片热土时,每个人都在用手中的相机,记录着他们曾经熟识的老校园。他们用激情、用目光重新抚摸着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似乎依然能感受到百年前温存的热度。


  走到一片残砖断瓦的院落,四周高大的杨树环抱着一段水泥砌成的阶梯。“这里就是曾经诞生无数大师的阶梯教室”,人群中传来的呼喊声,使得每位校友不禁登梯落座,找寻那段青涩学生时代的难忘记忆。


  随着远处传来的火车轰鸣声时断时续,这犹如点名般的声响,呼喊着近代中国工业历史上从唐山走出的那些交大的巨匠、骄子:茅以升、竺可桢、杨杏佛、李特、黄万里……而在这些振聋发聩的人名中,杜镇远的名字,似乎不太广为人知。熟知他的人都知道,这位继詹天佑之后的中国铁路巨擘,凭借着一腔爱国情怀,带领众多建设者,在独特的抗日战场上,筑公路造桥梁建铁路,使得一批批抗日战士、战略物资、前线给养源源不断地抵达、输送到各个战场上,为那个时代、为国家和民族立下汗马功劳。新中国成立后,他又毅然从香港携家眷回国,继续为祖国的铁路事业贡献着一份光热。


  坐在交大遗址的水泥阶梯上,凝视着前方的讲台位置,随风摇摆的枝叶发出沙沙声,好像穿越了时间的年轮,回到了百年前,血气方刚的杜镇远,走进唐山路矿学堂(今西南交大前身)的那一刻,他满怀激情地立志为梦想的铁路事业奋斗。于是,不停地在记录着课堂笔记,演算着各种数字,阅读着生涩难懂的英文教材。这些艰难的付出,都成为他日后实现梦想的奠基石。


  站在中国第一条铁路——唐胥铁路上,眺望着延伸的两条钢轨,好像看到了杜镇远用生命的华光珠翠、督建的3600公里铁路,每一公里就如同一颗闪亮的珍珠,不仅串起了中国铁路的辉煌,还连接起了这位铁路巨擘一段段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一腔报国赤子情


  杜镇远,字建勋,1889年10月2日生于湖北省秭归县新滩镇下滩沱一杜姓书香人家。其父杜定祥曾受川陕人士礼聘,出任四川省巴县官澜书院院长。杜镇远7岁时进入私塾接受启蒙教育,13岁时跟随父亲进四川读书。1910年,杜镇远从四川成都铁路学堂毕业后,考入邮传部唐山路矿学堂土木系。当他拿着通知书辗转来到唐山报到,从火车上一下来,看到那一车车装满煤炭的车皮,在铁路上往来穿梭时,就连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生,从此与这两条平行延伸的铁轨结下了不解之缘。


  1912年9月22日,当孙中山先生被师生们前拥后簇着走进唐山路矿学堂时,早已在礼堂等候多时的杜镇远和同学们,正期待着一个慷慨激昂的演讲。“要中国富强起来,就需要修铁路十万英里,公路一百万英里。希望大家努力向学,以身许国,承担起历史的责任。”孙中山先生的一席话,让台下的杜镇远铭刻于心,从此更加勤奋,刻苦研读,立志报国。


  当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25岁的杜镇远,刚从唐山工学院土木系专业毕业,立刻就被派往陆军部宜渝滩险工程处任主任工程师、测量队队长、“大川”轮副船长。此时,优厚的物质待遇让杜镇远感到了迷茫,这份看似风光的职位,有悖于他学习土木工程的初衷。于是,1916年他毅然辞职,来到京奉铁路丰台工务段,当上了一名实习工程师,虽然工资不高,但完成了他的夙愿。直至1919年,北洋政府交通部总长叶恭绰,在欧洲考察实业回国后,着手遴选留学生赴国外学习先进经验,杜镇远凭借优异的表现成为了其中一员,远赴美国信号公司学习信号专科。赴美第二年,他考入了康奈尔大学攻读硕士,四年后,杜镇远以优异成绩毕业,被招聘至美国德黑铁路公司任助理工程师,两年的工作经历,让他学到了很多知识,同时凭着刻苦努力的劲头,也得到了公司的认可。面对着公司丰厚的待遇以及热忱的挽留,杜镇远没有忘记报效祖国的心愿,他带着学到的一技之长,踏上了回乡的旅程。


  回国的四五年,他先后带着考察组到欧美各国学习,吸纳各国的先进经验以为己用。直至1929年2月8日,浙江省政府决定自行筹款建设自浙江杭州至江西玉山的杭江铁路,省主席张静江委任杜镇远主持修建,由此,他的筑路梦想起航了。


  为了完成这条中国人自建的铁路,杜镇远没用国外的任何资金和技术,而是亲力亲为,探索着新的施工方法,经过不断地到现场测算和考察,总结出“先求其通,后求其备”的修路思想,他主持修建的这条300余公里的铁路,仅用4年就完工了,而且当时国有铁路造价每公里为10多万元,可杭江铁路却仅用了3.7万元,为当时积贫积弱的国家节约了大量资金。


  在杭江铁路修建过程中,杜镇远千方百计缩短工期,以便早日通车运营,待通车有了收入,再逐渐完善设备。他采用35磅/码轻型钢轨,按照标准的轨距、坡度曲线、桥梁承重的施工方法,堪称铁路建设的创举。


  1933年冬,杭江铁路通车,声震海内外,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杭江铁路是我国铁路建设史上继当年詹天佑主持修建的京张铁路之后,由中国人自主修建的第二条铁路,杜镇远也成为了继詹天佑之后誉享华夏的铁路先驱。


  1934年5月,杜镇远任浙赣铁路局局长兼总工程师。历时3年之后,全线长1008公里的江南大动脉——浙赣铁路于1937年9月竣工。中国人自行设计施工的第一座现代化桥梁——钱塘江大桥,是浙赣铁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正是在杜镇远的鼎力支持下,由他在唐山交大和康奈尔的校友茅以升主持修建的。

  浙赣铁路是由杭江铁路、玉南铁路、南萍铁路及早年修筑的株萍铁路组成的,它接通了沪杭甬、南浔及粤汉铁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淞沪抗战爆发后,浙赣铁路属于后方主要干线铁路,对于初期抗战贡献颇大,浙赣全线贯通,大大地缓和了当时全国的紧急垂危的形势,通过浙赣线向前方输送了大批兵员物资,使淞沪前线战士得以浴血应战坚守阵地,抗战军士坚持了几个月,有力地回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浙赣铁路功不可没,杜镇远功不可没。杜镇远也因此被人们誉为“抗战功勋”。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急需修建衡阳至桂林的铁路,即湘桂铁路,政府限期两年完成。杜镇远再次临危受命,毅然挑起这副重担。1937年9月开工,为了争取时间,他将全路分10个工段,日夜赶修。当时天气炎热,他穿着短衣短裤,亲临工地指挥。在他的带动下,25万员工团结一心,不畏日机空袭,克服重重困难,使湘桂铁路于1940年10月全线通车,创造了当时日平均修铁路1公里的最高纪录。武汉、广州相继失守后,从浙赣铁路转运过来的军工器材、难民、物资运往大后方,湘桂铁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连绵起伏的山脉,茂密的竹海,环抱着玉山县冰溪镇的火车站,这里就是杭江铁路的终点,通过两根铁轨,呼啸而过的火车,使这座曾经与世隔绝的小城,接通了与外界的联系。如今,摊开中国地图,在浙赣、湘桂、滇缅铁路以及西(昌)祥(云)公路上,人们依然可以探寻到一代铁路巨擘杜镇远,以及许许多多建设者们当年艰辛而辉煌的足迹。


  抗日救国筑滇缅


  24道险峻的弯道,盘在贵州晴隆的大山里,这条攀附在滇缅公路上的险路被称为“24道拐”。至今,24道拐依然是世界道路建设史上的传奇之作,曾参与该路主要设计和施工的李温平、陆振轩、龚继成等人,都来自于唐山交大,矗立在滇缅公路的纪念石碑上,这些名字依然清晰可见。


  如今的滇缅公路上,从仰光到昆明的跨国车辆依旧川流不息,然而,就在与滇缅公路隔山相望的地方,一座座废弃的隧道洞口,却见证着另一条交通大动脉曾经的存在,那就是滇缅铁路。


  1939年的夏天,50岁的杜镇远辗转来到了昆明,这次他奉命调任滇缅铁路工程局局长兼总工程司,因为日本人的铁蹄已经将中国的各沿海港口陆续占领,如果这些口岸不保,中国将失去外援,陷入危险境地。面对着眼前一排排高耸入云的山脉,波涛奔涌的澜沧江水,开山、架桥、盘山,950公里的铁路规划图,犹如一个大大的问号,标示在西南的崇山峻岭之间。


  临危受命的杜镇远别无选择,他要在最短的时间,保质保量地完成这条大动脉的通行,因为日本人的飞机就在他们的上空盘旋,如果昆明与缅甸的腊戍间能早日实现铁路相连,那么,就能为抗日物资运往前线节省大批的人力和财力。然而,有些事往往会事与愿违,随着日本军队对各港口的控制,靠国外进口的钢轨、钢材等必备原材料无法运进,滇缅铁路的进程步履维艰。


  “杜公实事求是地制定出就地取材和因地制宜的确定线路坡度标准的原则,有力地促进了建设速度,发挥了基层职工的积极性。”冉媛作为唐山交大的毕业生,她与杜镇远共事多年,也曾参见过滇缅铁路的建设工作,她在《中国铁路建设的先驱》一文中,记述了杜镇远为了能提高施工进度,倡导建设者就地取材,开放思路。她所负责的云南姚安至太平铺的线路施工,就利用烧制的瓦管做涵洞,并研制黄土石灰浆砌石砖和青砖,利用木排架便桥,这些举措都得到了杜镇远的称赞。


  由于云南西部气候恶劣,恶性疟疾病区较多,病亡率很高。为了能实现滇缅铁路的早日通车,杜镇远坚持奋战在一线。“我是在耿马一带工作,大家进施工点都携带大量的奎宁、扑疟母星等治疟特效药,即使这样还是有一人染病死亡。杜公明知环境恶劣,仍长途跋涉,深入现场检查沿线勘测设计情况和已开工的工程进展情况。”陈松茂于1939年夏在北洋大学土木系毕业,随即被派往滇缅铁路西段工程处报到,在工作中他亲历了杜镇远不畏艰险,视察滇缅铁路前沿的过程。时隔50年后,他以一篇《铁路工程巨擘》的回忆文章,表达了对杜镇远的崇敬。


  “当滇缅全线土石方工程基本完工正要铺轨之际,日军从缅甸攻了过来。木邦那里有一座大桥,军方要炸掉,杜镇远先生派了一位老工程师去炸桥,但还未炸日军就已攻了过来。”陶述曾自北京大学毕业后,就跟随杜镇远修建铁路,日后成为了著名水利专家。他在回忆录中记载,历时4年的滇缅铁路由于日军占领了缅甸,被迫停工了,杜镇远和众多的建设者也从滇缅线退了下来。至此,滇缅铁路成为了杜镇远他们一生永远难以愈合的痛。


  如今,站在滇缅铁路的隧道前,漆黑的洞口,已不知通向了何方。曾经几十万人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起的火热场景,跨越时空历历在目。当年为了赶筑这一条抗战之路,数不清的人撇家舍业,离妻别子,苦战西南,不少人甚至献出了生命。为了捍卫民族的兴亡,西南人民众志成城抗击日军,奋力维护民族尊严。而作为铁路督建者的杜镇远在滇缅线上,自然也留下了许多艰辛的足迹。滇缅铁路最终虽未修通,但他“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殷殷报国之情,青天可鉴。


  挂念母校寄深情


  大学路、交大站、南操场社区等这些因唐山交大而遗留下来的名字,今日依然在唐山交大遗址周围清晰可见。对于从唐山交大走出的一批批莘莘学子,每次重回母校的旧址,不禁潸然泪下,因为在这里他们度过了一生中最值得骄傲的时光。


  从交大校门走出的学子们,有些人在日后,虽然成为了学界泰斗、卓有建树的科学家、享誉四海的工程师,但是他们对母校的眷顾之情时时不忘。特别是在抗日时期,唐山交大颠沛流离了9年,是各地的校友纷纷慷慨解囊才保住了学校的重建,在西南交大老教授黄寿恒的遗文《复校经过》中列出的20位校友中,捐资位列第二的就是杜镇远。


  “七七事变”的战火从卢沟桥很快波及到了唐山,日军打开了唐山大门,从此唐山交大被迫踏上了南迁的征程,由于正值暑假,师生散落在各地,组织复课一度失败,走到任何一地都已不能安放一张平静的书桌了。正在湘桂铁路线上与日军奋力抗争的杜镇远,此时得到母校南迁居无定所的消息后,作为北京校友会交际股主任干事,他立刻致函各地校友,对母校的南迁给予帮助。

  “(特急)上海办事处高主任转唐大顾宜孙校长鉴:本路砰石站附近有房屋多所,修理后勉可作迁校之用。”1938年1月25日,在浙赣铁路局工作的杜镇远,发现附近有可用于复校的房屋,随即给时任交大校长的顾宜孙发了特急电报。


  当时由于连年战争的侵扰,交大的毕业生陷入了“毕业就等于失业”的困境。为了解决交大毕业生学无所用的困难,在粤汉铁路局任局长的杜镇远,给辗转迁至四川璧山丁家坳的交大去电:“母校的土木、铁路管理及矿冶系毕业生,凡是找不到工作的,均可到衡阳来报到。”


  一时间,众多交大学子纷纷赶到衡阳,来到杜镇远这位师兄的身旁,他们成为粤汉铁路建设的一支新的力量。“1946年5月,我毕业于唐院(当时四川璧山丁家坳),在粤汉铁路工作了两年半,与杜公接触过几次,当时国民党统治的大气候下,粤汉路包商行贿严重,杜公坚持不收礼,清廉之风感人至深。”黄裳是西南交通大学建工系教授,他曾给杜镇远的长女做过家庭教师,偶尔在杜镇远家里吃饭,也是极其俭朴,从未有过铺张浪费的现象,至今,他对杜镇远的高尚品格还念念不忘。


  正是出于一身清廉之气,杜镇远才能知人善任,慧眼识才,培养并荐举出了一批难能可贵的人才。茅以升作为唐山交大的名人,一生中以钱塘江大桥的建造而闻名于世。1933年3月,正是由于杜镇远的大力举荐,茅以升才得以在钱塘江上主持修建起驰名海外的铁路公路两用桥——钱塘江大桥。“我考取原交通部公费留美,国家只给一年费用。杜先生了解情况后,与路局商议,拨给了我第二年学费,才使得我能继续进修。”


  吴钰从唐山交大毕业后,在粤汉铁路工作期间,获得了留学机会,杜镇远深知留学生活的不易,积极为他跑办学费,使他安心读书。回国后,吴钰以杜镇远为楷模,在我国的铁路线路、桥梁、隧道的技术管理上取得斐然成绩。


  在杜镇远的亲属中,他的儿女大多是毕业于冶金及铁路建设专业,在他们上学和择业过程中,从来没有得到过父亲任何的帮助。“他一年只见我们两次,对我们要求很严,反复教导‘一个人必须自力更生,必须有真正的学问、真本领,才能救国。’我上高中时,曾向父亲表示过去美国读书,希望借助他的地位和海外关系,完成去美国留学的计划,但被他一口否决了。”杜崇慧是杜镇远的长女,她高中曾想去美留学,当时凭借父亲的关系一个电话就能解决,但杜镇远没那样做,反而继续鼓励女儿凭真本事留学,日后归国贡献力量。


  当新中国成立的号角在祖国的四面八方吹响时,因积劳成疾,杜镇远的听觉一度损伤,远在香港九龙疗养的他,闻听到祖国的召唤,旋即携三个女儿毅然从九龙出发回到北京,继续为祖国的铁路事业贡献力量。


  “回首大地千条径,应念斯人万古年。司马撰书铁道史,莫忘我楚一先贤”。为了纪念杜镇远在中国铁路事业上的功绩,家乡人特地为这位秭归骄子铸造了一尊半身铜像。 2002年4月2日,杜镇远先生的女儿杜崇玲女士在国家移民总局张宝兴等领导陪同下视察秭归一中,参加杜镇远图书馆开馆典礼暨杜公铜像揭幕仪式。从此,在秭归秀丽宜人的山水之间,在令人神往的屈原旧地、昭君故里,寻古探幽的八方游客又多了一处拜谒、观光的人文景点。更多的人也从此知晓、记住了杜镇远的名字,更多的人感念杜镇远,述说起他的故事,以及在抗日烽火中他和万千中国人胼手胝足修建的一条条铁路……


  (本期图片由秭归县文史委员会和作者本人提供)

 

来源:环渤海新闻网

管理    访问量:85915   
地址:河北省唐山市华岩路38号唐山学院美术馆二层202办公室    邮编:063000    电话:0315-2025026 或 0315-2051077    传真:0315-2025226    邮箱:tsyjy@swjtu.edu.cn

版权所有©西南交通大学唐山研究院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