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纪念章背后的故事:我校抗战老战士李华老师的回忆录
来源:    访问量:73    日期:2015-09-08    
    

值此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我校抗日战争老战士、离休干部李华老师荣获了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受学校委托,唐山研究院派出专门工作人员将纪念章送到李华老师位于秦皇岛北戴河区的家中,并同时送去了慰问金。
 
李华,女,1927年2月11日出生于河北省抚宁县,初中文化,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1年1月1日离休,抗战老战士,单项享受局级。曾任西南交通大学电机系办公室主任。
今天,唐山研究院带您走进李华老师,听听她的抗战故事。
 
 
以下内容摘自李华老师的回忆录。该回忆录由李华老师口述,她的侄女吕群女士整理。
 
《我的抗战》
我的家乡在河北省秦皇岛市抚宁县长兴店村。我的父亲王昆山,是村里的开明士绅,母亲是一个勤劳、贤惠的家庭妇女。那时家里在村上算是富户,日子过得去,和叔叔家住在一起也没分家。我家是个书香门第,那个时代父亲是村里学校的学董(校长),叔叔是旧社会派出所的书记,家里都挺在意子女教育,母亲生了姊妹五个,算上叔叔家的,我们姊妹共八人都接受了初等教育,上了小学,有的还读到初中毕业。
1.参加革命
我的家乡在抗日战争时期是当时的八路军游击区,冀东第十二团在这一带活动,即丰、滦、迁、卢、抚、昌等联合县区域。
那年(1944年),八路军开辟新的游击区来到村里,当时的区长(联合县区)叫梁天柱,就住在我家,后来才知道他是威震敌胆的大英雄。那段时间,梁区长和我家人吃住都在一起,他向我父亲宣传了许多统一战线,一致抗日的道理,使父亲很快接受了八路军的抗日救国的思想。后来,父亲经常和八路军一起宣传抗日,还时常帮助八路军采买一些生活用品。
那时,日本鬼子和伪军很猖獗,经常下乡,烧、杀、抢、夺,强奸妇女,无恶不作,还搞了“千里无人区”。鬼子来时,我们总要躲到十几里外的山上,晚上才敢回家,给八路军做饭。
八路军在我家住了一段时间后,梁区长就动员我们参加八路军,父亲说:我没有儿子,只有八个女儿,女人可以当兵么?梁区长爽快地说:可以!父亲早就接受了共产党的抗日思想,立刻就决定把岁数合适的孩子都送去参加八路军。
当时我的两个姐姐都已结婚,两个妹妹尚小,家里就有我、叔姐、表姐三人年龄相仿,那年我17岁,叔姐19岁。就这样,我的父亲把我和叔姐、表姐送进的部队,我们参加了八路军。
经梁区长介绍,我们三个人来到抚宁县,当时县长是季明达。县长说,为了家人的安全,你们参军后都需要化名,如果让鬼子知道谁家有人参加了八路,是要杀全家的。因而,叔姐改名叫曾泽,表姐改名为惠敏,我叫李华。
2.遭遇特务
来到部队后我们被分配到了卫生队。
刚到队上不久,一名自称是我老乡的男同志,经常与我们接触,主动照顾我们。他自我介绍说,自己出生于长兴店,因家里的原因,从小与妈妈到秦皇岛生活。因是老乡的缘故,即便不太熟知,我们也觉得比较亲切,接触就多了起来。那时,他还与另一个男同志套近乎,关系走的非常密切。可是我们涉世不深,心里都没有什么防备。
一个多月后,他拉着那位男同志和他一起持枪逃跑了,后来被组织抓获,我们才知道他竟是一个特务。随后,噩运也降临到我们三个涉世不深的孩子身上。那特务供言,我们和他一样都是特务,想把我们拉下水。那时斗争很残酷,部队干部都很警惕。很快,我们姐妹三个人都被捆绑了起来,侦查科科长就开始审讯我们,天天问的大多是哪个特务组织派来的,带没带刺杀针,学没学过侦探学等。经过20多天的过堂审讯,毫无结果,也无法                                                         下定论。
终于,梁区长知道了我们被抓的情况,他赶紧来到卫生队,跟卫生队长交涉,说明他介绍我们加入部队的过程,还证明我们都是好人,是好人家的孩子。梁区长真是我们的救星啊,经过区长的搭救,我们才获得释放。
后来,组织知道我们受了委屈,队长问我们还愿不愿意当兵,说可以送我们回家。我当时有孩子般的想法,遇到委屈很想家,就产生了回家的念头。当时叔姐曾泽思想比较成熟,她就劝我,现在不能回家,女孩子离家这么长时间,风言风语是会有的,即便回家我还要面临很多问题,既然加入了队伍,就应该坚持到底,更何况我们出来是抗日的,我们是八路军。深思熟虑之后,我选择留在部队。这件事之后,组织上安排我们三个人调往宣传队工作。
3.宣传队的工作
当时,宣传队的主要任务是宣传抗日。我们通过各种表演方式,排练节目,在老百姓中宣传抗战,给前线战士慰问演出。
宣传队要学表演,参加培训,我们经常要练习各种表演动作,这对于我们这些农村长大的孩子是很难的,不仅没有文艺基础,更主要的是遇到人多的场合就紧张的不行。一次表演动作审查,叔姐、表姐都跟不上,不太会,他们就被宣传队选掉了,后来由组织安排又调回卫生队,并支援地方做妇女工作。那以后,就只有我留在了宣传队。
在宣传队里,所有节目和宣传稿都是我们自己编写、排练的。我们根据战事情况,收集部队的战斗故事,还把军分区下发的宣传材料自编、排练成节目,我们的演出总是受到部队战士们的欢迎。平日里,我们还做一些战勤工作,很是活跃,这使我感到非常充实,成长的也很快。
4.艰苦的反扫荡
1944年,随着八路军壮大发展,鬼子进行了猖獗的突袭扫荡,敌人称作“奔袭”,八路军则采取许多办法对付日伪军的“奔袭”,第十二团在卢龙桃林口、迁安彭家洼等战斗,就歼灭日伪军600余人。
为对付敌人的扫荡,部队总是时刻准备着转移,有时要急行军100多里地。这一时期,考虑到我们几名女同志年龄比较小,领导怕我们跟不上队伍,就派人把我们三人送回了老家,投亲靠友,隐蔽起来。这在当时,也是反扫荡的措施之一。
这次,我们刚到家乡不久,就遇到了敌情,大队的鬼子伪军来“奔袭”。鬼子进村就挨家挨户的搜查,翻腾了大半个村子,也没有发现八路军的踪迹,大多就松懈了。当时,我们在家里藏好,关了门,幸运的是鬼子兵没进来搜,我们躲过了一劫。鬼子走后,我们小心翼翼地从后门出来跑上了山,再辗转到了秦皇岛隐蔽了几天。这次经历真是有惊无险。
直到秋季,鬼子的扫荡和八路军的反扫荡依然反复、持续,斗争十分残酷。我们赶回部队后,还是经常与鬼子的大扫荡周旋,部队日夜奔波,领导还是总为我们这些孩子兵担心。又一次,组织上把我们三个人安排到山里一户百姓家隐蔽起来,平日里我们和老乡们吃住在一起,对外说我们就是这家人的女儿,同时我们还在老百姓中继续宣传抗日。
后来,战况有所缓解,组织上就把我们接回部队,但反扫荡的斗争形势依然严峻,队伍总是在运动和转移之中。
一次急行军,过洋河,我们有5个人(1男、4女)因个子小过河慢,没有跟紧部队,等过了河才发现已和大部队脱离。那天夜晚,寒风凛冽电闪雷鸣,我们迷失了方向,心里都很害怕,只好寻着闪电的光亮想找个村子,问明道路再追赶部队。这时我们隐约看到前方有星星点点的火光,怕是敌人,我们还不敢靠近,就让那个男同志先去侦查以下,我们几个女兵就隐蔽起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身上还在瑟瑟发抖。终于,那个战士回来了,前方是我们的部队在拢火等我们,真是如释重负啊,我们又回归了部队,揪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当时我们领导也是非常地担心,见到我们回来了,才缓和了紧张的神情,让我们赶紧休息一下。可是,刚刚坐下休息,就又有敌情传来,于是部队紧急集合,出发,好险呢。那次,昼夜不得休息,部队一直在行军中,大家跌跌撞撞,走过一个村庄又一个村庄,最后我们到了青龙。
我们部队在青龙驻扎了下来,那里的百姓太穷了,要过冬了,家家都没有粮食,我们也跟百姓一样,只能顿顿吃红薯。我们在青龙的山里打游击,不断与敌人周旋,居无定所,吃住在百姓家,那一段日子是最艰苦的,一直到日本投降前夜。
5.挺进东北
1945年6月,部队接到朱总司令的命令,冀热辽军区发动了扩大热辽解放区战役,我们冀东军区十二团第一个挺进东北。
我们由九门口跨越长城,来到了辽宁绥中,与围追堵截的日伪军苦战多日,部队仍顽强地向东北进发。在此我们遇到了苏联红军的一个分队,正从赤峰方向开来,虽语言不通但经过长时间沟通,双方决定合作攻打山海关,我们来了个回马枪。这时,日本已经投降了,但日军以山海关归国军接收为由拒不投降。随后,中苏军队在炮火的掩护下,分三路发起了攻击。我们宣传队兵分两路,一部分随十八团攻打临榆县城(山海关城关),一部分随十二团攻打火车站。十八团首先攻入城内,十二团攻下了火车站和桥梁厂。日军无心恋战,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残敌逃往秦皇岛。
9月初,我们十二团坐火车前往沈阳,在苏联红军的帮助下,我们进驻市区。为扩大影响,部队领导决定组织一次大规模游行和宣传活动,向沈阳人民宣传毛泽东、朱总司令,宣传八路军,宣传共产党的方针政策,稳定人心。给我印象深刻的是,沈阳的青年学生尤其热情,他们主动和我们接近,参加我们的宣传队伍,帮助我们做了许多的工作。
1945年10月,形势发生了变化,国共两党签订了《双十协定》,苏联红军也与国民党政府有约定,不愿与八路军合作,我们团还与苏联红军发生了冲突。最后,我们撤出了沈阳。
管理    访问量:85915   
地址:河北省唐山市华岩路38号唐山学院美术馆二层202办公室    邮编:063000    电话:0315-2025026 或 0315-2051077    传真:0315-2025226    邮箱:tsyjy@swjtu.edu.cn

版权所有©西南交通大学唐山研究院 2013